更有痴似相公者

别关注我,这是个生活和阅读记录的号,感谢

writewinter:

我渐渐明白了,温柔不是言语上的柔软,或者神态上的温顺,温柔是最坚强的坚强。消融痛苦,理解苦难与不公,包容差异不轻易批判,懂得生活的不易但不卖弄悲惨。我曾经以为,能在流泪时微笑便是温柔,现在才觉得这种温柔之浅。最深的温柔,是谅解自己,然后宽慰别人,并且永远这样做。我想要到很多很多年之后,等我彻底跨过了青春与壮年,当席间小辈玩笑般问我十八岁那年发生了什么事。我会想到,那年我考砸了许多重要的考试,摔破过膝盖,扭伤过脚踝,和挚友争吵,一个人走过长长寂寥的夜色。我会想到我和梦想失之交臂,想到暗恋许多年的人送一个比我好上许多倍的姑娘回家。回忆如泡沫拂过耳畔,其中不乏花费多年才解开的心结。但我只对那人说,十八岁那年的阳光最好,并笑着告诉他,他所见的阳光会比我好上许多。
真正的温柔,就是发自内心地去爱生活与生命的本身,包括已经逝去的爱情,也包括即将来临的苦难。

评论

热度(91)